(5分):4.(2分)D5.(5分)子规特地画“关东菊”并寄送给“

简介: (5分):4.(2分)D5.(5分)子规特地画“关东菊”并寄送给“我”,是希望“我”这个朋友能懂他的处境和心境。

子规①的画 [日]夏目漱石(1)我只有一张子规的画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有时简直忘记它的所在。

在我的记忆中,袋子里除了画以外,什么都没有。

可是,竟还从中发现了子规的几封信。

(2)画,是插在小花瓶中的关东菊。

如觉得我是在撒谎,你就支着胳膊肘画画试试吧。

”(3)从这个注释来看,他自己并不觉得他的作品很好。

子规在画好这幅画的时候,我已经不在东京了。

他是给这幅画题了一首短诗寄来熊本的:瓶生关东菊,菊花行将萎。

君今在火国②”,不知何日归。

开花的枝上,只有两个花蕾,数一数叶子,才不过寥寥八九片。

这孤寂的花草,笼罩在一片白色里,再加上周围是用冷蓝色画绢裱褙的,无论怎样看,也让你觉得心里冷冰冰的吃不消。

(5)看来,子规为画这幅简单的花草,是不惜巨大努力的。

费这么大的劲儿,不仅病中需要极大的耐心,即使以他那作俳句、和歌时挥洒自如的性情来讲,也是个明显的。

盖因他学画画之初,从不折③等人那里听到画画必先写生的道理,他便在这一花一草上加以实践。

不知他在画画方面,是忘记了使用他的俳句上已经熟练了的方法呢,还是缺乏这方面的本领。

(6)由关东菊所代表的子规的画,既朴拙又认真。

在文笔上,凭才力他是可以一气呵成的。

想到这里,我不禁微笑了。

这画画得是那么单调而平凡,且又付出了那么多的时间和劳动;凭正冈的头脑和才气,干这心余力绌而又用不着干的工作,从而泛溢着他那掩抑不住的朴拙。

一幅循规蹈矩的画,却有其朴实稳重之妙,古拙而苍劲,严肃而认真。

如果说子规的画虽拙犹美,使人钦羡不厌,也许其奥秘就在于此吧。

然而,毕竟由于他腕下缺乏挥洒自如之巧,手中无运笔传神之妙;不能下笔点睛,迅即勾画出幽香雅境来,因此不得不舍弃捷径,而苦心孤诣地搞他的涂抹主义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一个“拙”字,对他来说,是怎么也难免的。

(7)子规作为人,又作为文学家,在他的身上,很难发现“拙”的痕迹。

在我和他交往多年的任何时候,从未记得他曾有过因“拙”而被人讥笑的先例。

在他死后即将十年的今天,从他特地为我画的一束关东菊中,确实感受到了他的“拙”相。

如有可能,真想让子规为补偿这一冷落孤寂,把这一“拙”劲儿,发挥得更雄浑些。

(选自《笑与泪——外国散文名篇精品赏析》,有删改)【注释】①子规:即正冈子规(1867—1902),俳人、歌人,是作者在第一高等学校念书时的同学,也是他的俳句老师。

与下文的虚子,同为作者与子规的友人。

4.下列关于子规画作“关东菊”的表述,符合文意的一项是( )(2分)A.此画构图简单,但颜色有些繁杂。

6.文章最后一段先写“我”记忆中子规的“不拙”,再写现在感受到他的”拙”。

(5分):4.(2分)D5.(5分)子规特地画“关东菊”并寄送给“我”,是希望“我”这个朋友能懂他的处境和心境。

他在将枯萎的关东菊来象征自己病中的状态,又通过注释和短诗传达了自己孤独的心境和对“我”的思念,从而流露出对我们之间挚友关系的珍惜之情。

6.(7分)本题采用分层赋分的方式,每一层级表述有欠缺酌情扣1分。

第一层(7分):结合加点词,具体分析“不拙”与“拙”的关系,体会作者丰富的情感,得出这样写的作用。

示例:作者通过“从未”“甚至”强调“我”记忆中的子规没有一点的“拙”,接着用“确实”一词强调了“我”现在真切感受到子规的“拙”,这样更能凸显“我”对子规认知的反差,说明“我”以前并不真正懂这位已故的朋友。

而子规在病中特地画“关东菊”并寄送给“我”,这引发“我”明白了这一切后的“感怀无量”。

这里既有“我”明白时的惊讶、愧疚,又有对他人品如画品的感动、敬佩,更充满了对他无限的思念。

可见,作者这样写是为了强化“我”的认知错位,从而为最后情感水到渠成的自然抒发铺垫。

第二层(6-5分):结合加点词,具体分析“不拙”与“拙”的关系,体会作者的丰富情感。

义:示例:作者通过“从未“甚至”强调“我“记忆中的子规没有一点的“拙”,接着用“确实”一词强调了我”现在真切感受到子规的“拙”,这样更能凸显“我”对子规认知的反差,说明“我”以前并不真正懂这位已故的朋友。

而子规在病中特地画“关东菊”并寄送给“我”,这引发“我”明白了这一切后的“感怀无量”。

这里既有“我”明白时的惊讶、愧疚,又有对他人品如画品的感动、敬佩,更充满了对他无限的思念。

第三层(4一3分):结合加点词,分析“不拙”与“拙”的关系,体会作者的情感。

示例1:“从未”“甚至”强调“我”记忆中的子规没有一点的“拙”,“确实”强调了“我”现在真切感受到子规的“拙”,这说明“我”并不真正懂这位已故的朋友。

抒发“我”因不理解子规而产生的愧疚、自责之情。

示例2:“从未”“甚至”强调“我”记忆中的子规没有一点的“拙”,“确实”强调了“我”现在真切感受到子规的“拙”,这说明“我”以前并不真正懂这位已故的朋友。

表达“我”现在理解了子规后的感动和敬佩。

第四层(2-1分):指出“不拙”与“拙”的关系。

示例:先写记忆中子规的“不拙”,再写现在感受到子规的“拙”,说明“我”并不真正懂这位已故的朋友。

文中的子规于病中画“关东菊”,画的虽是一幅简单的花草,却极其仔细耐心,舍弃捷径,苦心孤诣地涂抹,表现出一种为艺术的认真态度。

《傅雷家书》中傅雷提到傅聪弹肖邦作品时风格常变,指出他在艺术方面不容易“牢固执着”的事实,并提醒对新感受的东西要仔细认真地分析。

由此看来,子规为艺术的态度符合傅雷的标准。

作者通过画作读懂子规为艺术、为人方面的“拙”,抒发对朋友的怀念之情,带着丰富的个人情感体验。

《傅雷家书》是傅雷写给儿子的一封封信,情感真挚,但关于为艺术、为人方面的教导是严肃而理性的。

夏目漱石对子规为人为艺术的主观认知和傅雷的理性思考不太相同,因此,我认为傅雷不会将此文推荐给傅聪。


以上是文章"

(5分):4.(2分)D5.(5分)子规特地画“关东菊”并寄送给“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一挥资讯的其它文章